钱柜游戏手机网页版 >经济 >欧洲必须学会运用自身实力 >

欧洲必须学会运用自身实力

2019-07-26 08:17:25 来源:环球网
A+ A-

“教皇有多少个师?”据说约瑟夫•斯大林(Joseph Stalin)是这样驳斥梵蒂冈的愿望应该得到考虑这一观点的。

欧盟在军事上也没有几个师,但它有一些近乎令人敬畏的力量。欧盟管辖着全球最大的市场以及最大的央行之一,这让该集团拥有了可以媲美美国、而其他任何经济体都无法比拟的商业力量。然而,欧洲要么不知道自己的力量,要么害怕运用它。

欧洲人的本能仍然是将贸易和金融当作达到商业目的(让欧洲企业获得市场准入和可预测的营商环境,以及预计将会随之而来的就业和收入)的手段。欧盟不愿意将其经济影响力自觉地用于政治目标——那将要求愿意为了某个更大的优先事项而甘愿让商业机会承受风险。

这种店主心态与欧洲人不愿直面改变了的美国有关。许多欧洲领导人期盼着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下台后事情会正常化,并担心过于对抗会断了退路。但把特朗普主义视为暂时反常现象是错误的。即使美国人民在2020年换了总统,曾经发生的事情也可能再次发生。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基础已被不可逆转地削弱——因为美国对它失去了兴趣,也因为中国试图将其置于自己主导之下。

欧盟领导人必须从接受“欧洲只能靠自己”开始,在行动中奉行“欧洲优先”——不是特朗普主义那种击败他人的“零和游戏”,而是努力创建一个公平的体系,让那些与欧盟共享价值观的所有经济体都能蓬勃发展。这意味着制定国际经济政策,并以按照欧洲的形象塑造全球规则为明确目标。

在贸易领域,欧盟最接近于意识到——并且发挥——其超级大国潜力。它已经开始在贸易协定中加上自己的环境、劳工和投资争端解决机制。它知道其监管偏好往往通过“布鲁塞尔效应”(其他国家遵循欧盟标准,以省却其企业遵循一套以上规则的成本)传播。

但是,欧洲从主要聚焦商业的贸易政策进一步转向地缘战略政策(在世界的治理方式上寻求加大欧洲的印记),将会更有收获。例如,它可以让贸易政策与气候政策更紧密地结合起来。欧盟不应回避对不像欧洲国家那样广泛征收碳税的国家加征碳边境税。

贸易政策还应该强化“布鲁塞尔效应”,进一步且更为正式地延伸欧盟的监管权威。欧盟与英国之间有关退欧之后未来关系的谈判,提供了绝佳的机会。英国首相特里萨•梅(Theresa May)提出的退欧方案,接近自动且动态地让英国与欧盟的贸易和监管政策保持一致,以换取无摩擦的商品贸易。反对党工党的立场甚至更加接近。

这种模式不仅会巩固布鲁塞尔对整个大陆商品的权威;它还将为更广泛的地区确立一个有用的架构。一旦为英国建立了一个无摩擦的商品市场,土耳其、北非以及前苏联的外围加盟共和国可以逐步被接纳,欧盟的规则制定为那些希望在未来建立更密切关系的经济体提供稳定、繁荣和一个中途站。

在贸易领域以外,相比增加国防支出,公共投资可以买到更多的地缘政治优势。北京方面对于那些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东欧和南欧欧盟成员国的非凡吸引力,与其说反映中国提供了多少资金(绿地项目的资金远远没有宣传的那么多),不如说反映了欧洲自己的投资在金融危机后崩溃。几位有望接替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出任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的候选人,也呼吁对地区国家提供“马歇尔计划”那种规模的援助。戏剧性增加从地缘政治出发的投资支出,应该成为未来七年欧盟预算的优先事项。

最后,伊朗核协议崩溃表明,欧洲仍然依赖以美元计价的金融体系。为了实现地缘政治自治,欧洲需要确立欧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并建立一个完全自成一体的全球支付体系。为此,依法有职责支持欧盟“一般经济政策”的欧洲央行(ECB),可以根据欧盟领导人的指示发行欧元长期安全资产。

美国仍然是无可比拟的超级军事大国。但就连美国也既利用军事压力,也利用经济压力来达到目标。到目前为止,美国对伊朗的压力一直是金融方面的——通过制裁直接施压,也通过威胁其他国家与华盛顿方面保持一致间接施压。

欧洲随时可以运用类似的力量。它只是必须找到运用这种力量的意志。

本文作者是英国《金融时报》欧洲经济评论员

译者/裴伴

责任编辑:仪岙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