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游戏手机网页版 >经济 >货币不紧,经济不兴 >

货币不紧,经济不兴

2019-07-26 07:04:03 来源:环球网
A+ A-

在全球范围内,世界经济至今未脱离危机阴影,发达经济体近期又在酝酿新一轮的货币宽松和经济刺激计划,而前期讨论货币退出的声音言犹在耳。中国经济则自2012年进入“底部徘徊”阶段以来,至今已历时7年,笔者的2019年开启渐离底部之旅预期,远未得到市场主流认可。

货币不紧,经济不兴

就成熟市场而言,作为发达经济体,2008年危机后的经济激励政策主要围绕货币政策展开。发达国家都是消费型经济体,且其消费模式和金融密切相关,没有金融支持消费增长就无法实现,没有消费金融的支持,不仅耐消品,就是一般的稍微金额大点的支出,如需要3个月及以上的旅游项目,也会受到影响。这是西方社会储蓄率偏低的历史现实,所决定的社会经济特征。金融是经济的核心,同样的说法在中外是不同的:西方金融体现在消费支持方面,中国金融体现在投资支持方面。

2008年的金融危机,显然重创了西方的金融体系(也仅此而已),衡量金融机能大小的货币乘数急速下降,美国、欧、日都先后下降到了危机前的1/3-1/2水平,其中以美国最为迅速和剧烈,其下降过程表现为了显著的“断崖式”特征。为防止金融突然收缩对消费进而对经济的冲击,发达市场先后采取了极度货币扩张政策,即QE。

从危机来源的角度,发轫于美国的2008年金融危机的根源,是始于2003年的美国货币持续宽松,货币持续宽松在美国引发了房市繁荣和次贷泡沫,在欧洲则引起了政府债务泡沫(政府很容易为讨好选民的超负荷福利政策在市场上融到资),在两大经济体的泡沫先后破灭后,欧美面对货币过松带来的危机,应对之策都是投放更多的货币!一个泡沫破灭了,日子不好过了,那就制造另一个更大的泡沫,以此来摆脱当前的困境。

不反思造成危机的原因,却试图“以毒攻毒”,这是典型的反市场经济的做法。货币持续过于宽松,导致了泡沫的不可持续,最终破灭。正确的应对政策应该是回归货币中性,让市场自动出清。更宽松的货币政策只能阻碍出清,延长经济低迷局面。

得益于危机后恰逢信息技术又一轮产业化高潮期,以智能手机为代表的互联网经济的应用,本应很快带动全球经济走上正轨。然而,反奥地利学派回归经济自然做法的西方政策,不但使自身经济不能正常调整,也使全球经济处于危机阴影中的时间不断延长,以致至今未能走出。

在这一反调整的路线上,西方至今并未有改变迹象。最新的政策演变思路是:提升市场通胀预期。即在社会对通货膨胀的预期没有提高,或预期的通胀目标没有看到之前,维持货币宽松状态。危机后货币超宽松政策的理由是避免萧条,当前维持货币宽松的理由是推高通胀!然而,经济和通胀之间的“菲利普曲线”关系,早在20多年前新经济时代刚来临时,就已失效!

中国经济转型需要低通胀环境

在既有的政策框架下,欧美货币当局都面临通胀过低的问题,继续走下去就不得不面临2个选择:是推高通胀预期?还是再扩大货币宽松?综合危机前还是危机后的通胀走势,显然可见货币和通胀间早已不再呈现传统的密切联系。货币既不能推动经济扩张,也就不能提高需求,自然也就对通胀无影响。

责任编辑:管茹 CN037